小球大乾坤|丁宁:小时候练球是为了拿奖励

中国有100多位乒乓世界冠军,几乎都与红双喜有着不解之缘。丁宁就是这些超一流乒乓球员中的代表。更有趣的是丁宁与“红双喜”有着很深的缘分,她小时候就是为了赢得“红双喜”乒乓球,一步一步被教练带入到体育竞技的世界。

丁宁出生在体育世家,爸爸丁殿国、妈妈高凤梅,当年都是黑龙江省队的专业运动员。爸爸搞速滑,妈妈曾是黑龙江女篮的队长。但因为伤病,两人都错过了入选国家队的机会。不过自打丁宁出生的那天起,父母俩又燃起了“冠军梦”。

他们让小丁宁接触乒乓球,目的是想让她通过练习乒乓球提高肌体的灵活性和反应能力。丁宁说,她和乒乓球结缘倒真是要感谢“红双喜”。丁宁6岁时,高凤梅把她带到体育馆,让她跟着一群小朋友练乒乓球。起初,丁宁对乒乓球的兴趣不大,但教练很快改变了策略:哪个小朋友打得好就会奖励一个“红双喜”乒乓球。丁宁这下来了精神,通过认真练习,很快成为小伙伴中获得乒乓球最多的一个。

随着丁宁乒乓球天赋的逐渐显露,体育馆乒乓球班里的小朋友已经没有能战胜丁宁的了。随后高凤梅将丁宁送到了体育馆对面的少年宫,半年后,丁宁又“称霸”了少年宫。在一次比赛中,丁宁那种敢拼敢打的劲头,被大庆体校看中。1997年,丁宁进入了大庆体校。

为了使女儿开阔眼界,把球技提高一个层次,高凤梅先后带着丁宁去北京、哈尔滨、沈阳等地学习,之后,又送丁宁参加辽宁省乒乓球苗子集训,结果被培养出张怡宁的北京什刹海体校选中。就这样,当时不满十岁的丁宁就开始了其“北漂”生活。很快,丁宁进入到北京队。教练的悉心栽培,再加上自己的努力,丁宁成长迅速,13岁时就已经是国家青训队的队员了。2005年,年仅15岁的丁宁第一次进入了中国国家乒乓球队。而由红双喜引入乒乓球世界的丁宁,目前使用的正是红双喜的胶皮“狂飚3”。

问起丁宁记忆中印象最深刻的几场比赛,丁宁回答的却是乒乓生涯中两次对自己影响颇大的输球。在2010年的莫斯科世乒赛团体赛决赛中,当时丁宁是球队的主力,在首轮对抗中被冯天薇2比3逆转,最后中国队败给了新加坡队。那次失利之后,丁宁的教练被下放到了二队,丁宁认为这是自己乒乓人生中遇到的一个坎。两年之后,在伦敦奥运会上输给队友李晓霞,什么是小球算是丁宁遇到的第二个大坎,在那次女子单打决赛中,丁宁被裁判误判了三次发球,最后输掉了非常重要的奥运会冠军。在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丁宁都没有走出阴影。当然现在看自己乒乓人生的那些挫折,丁宁笑言,这是一份人生的毒鸡汤,当你越过一个坑,前面应该还有更大的坑等着你。但她最后表示:“体育精神,远不只是输赢;就像奥运冠军,远不只是金牌。我只相信,黑暗中,不要停下脚步,要自己去寻找光。”

谈起在伦敦的失利,丁宁说在自己人生的关键时刻,“红双喜”都没有缺席。自己初学乒乓的时候,红双喜乒乓球是最让人开心的奖励。而自己在伦敦失利的时候,红双喜则是给予了最暖心的鼓励。

有外国乒乓球选手戏言,“有中国国家乒乓球队处,必有红双喜”。这句酸溜溜的调侃,对于丁宁等中国国家乒乓球队队员来说,则是切切实实暖心的支持。丁宁说,每逢大赛,红双喜就像中国队的后勤保障部。2012年伦敦奥运会,因为乒乓球比赛场馆离奥运村很远,这对运动员赛后休息很不利。得知这样的情况后,红双喜果断地在比赛场馆附近为中国队租了一个公寓作为临时休息室,并且还为队员准备了可口的中式饭菜。丁宁输球,压力极大,回到休息室,就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大哭。丁宁说,记得那个时候红双喜总经理楼世和不停地安慰她,这让丁宁在心理上得到很大的安慰。

图说:2017年6月4日,丁宁在德国杜塞尔多夫举行的2017年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女单决赛中夺冠后手举奖杯庆祝 新华社图

其实对于中国乒乓球队队员来说,“红双喜”就是自己的家人。无论是奥运会、世锦赛、世乒赛以及国内外顶级乒乓赛事,无论是器材保障、后勤保障还是赞助,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marcusjacksonart.com/,韦斯卡红双喜总会在背后默默地支持。丁宁说,在伦敦奥运会打完比赛,到“红双喜”租的公寓里吃上一口中国的大米饭,这种感觉,就像在国内打主场比赛一样。

丁宁的粉丝叫“叮当”,作为红双喜乒乓球器材的代言人,丁宁的粉丝见面会有些是由红双喜组织的。“叮当”们印象最深的丁宁球迷粉丝见面会,自然要数她和马龙一起参加的那次,他们一起穿着胸前印有“囍”字的T恤,喜气洋洋。“双喜临门”,红双喜无意间为见面会挖了个“坑”,丁宁和马龙只好笑呵呵地“顺水推舟”往“坑”里跳,粉丝们高喊“在一起”,马龙也开玩笑地回答球迷“我们已经结婚三年了”,引来粉丝们的一片笑声。见面会结束后,有不少丁宁的粉丝等在门口送丁宁,也有丁宁的球迷来到红双喜的展示台购买印有丁宁头像的纪念品,表达自己对丁宁的支持。“红双喜”让世界冠军和球迷走到了一起。与球迷面对面的丁宁也格外放松,不禁让人感叹年轻一代世界冠军的素养与魅力,与粉丝的距离,他们有着自己的平衡和处理。

丁宁也曾流露出想要退役的意思。前辈张怡宁建议她,可以歇下来一段时间,但没有必要退役,并开玩笑道:“退役干嘛?结婚?”想明白了,丁宁又站到了乒乓球台前。有媒体问,作为女乒队长、大满贯球员,谁还是丁宁追赶的目标?她摇摇头,“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个体,都有不同的状态和经历,不存在追逐和超越。”提起张怡宁,丁宁说:“我非常欣赏宁姐,她身上有很多优秀品质值得我去学习。但是她不是我追逐的目标。我就是我。韦斯卡”

到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时候,丁宁将30岁。30岁,丁宁与乒乓、与“红双喜”的情缘仍将继续。(新民晚报记者 沈琦华)